您现在位置: 有法网  >>  商标维权  >> 详细内容
    东莞文具店销售假名牌遭遇“大面积起诉”

    发布时间: 2011-1-18 10:33:42 被阅览数: 2691 次 来源: 有法网

    卖几支傍名牌铅笔,遭来几万元的索赔。

      东莞多家文具店,因销售“中华铅笔”、“上海牌复写纸”等品牌文具,陆续被告上法院,每家要赔偿几万元。

      与此同时,刚刚经历“微软告东莞网吧案”的东莞网吧行业,也因播放盗版影视,遭到版权公司“大面积起诉”。

      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透露,初步掌握,部分知识产权侵权案存在层层转包行为,一些人将起诉权转卖给下家,甚至下家再转卖给下下家,期望从中坐收差价。

      也许,上述案件只是冰山一角,以后遇到同样的事,该如何处理?市中院和有关专家给出了解决思路:知识产权既要依法保护,又要适度保护,即对于恶意故意侵权行为,要严厉打击,对于非故意侵权行为,要做出适当的赔偿,但必须建立在承担者可承受范围内,主要起警示教育作用。

      法学专家称,法院这一新的裁判思路,既把准了案件实际情况,也考虑到了保护公共秩序、社会公德和公众健康的原则,这对全国其他地方审理类似案件,提供了借鉴样本。

      小文具店吃大官司

      卖了几支中华铅笔,竟被索赔1.3万元。一文具店老板说,东莞至少有数十家文具店,都因侵犯商标权,被人告索赔,一家两三万元,加起来达上百万元。

      文具店老板徐虎(化名),卖了几支中华铅笔,付出的代价是1.3万元。

      今年1月,徐虎从批发商处购进这批铅笔,进价0.31元/支,零售0.5元/支。由于并非文具店的主打产品,徐虎将铅笔放在货架下层的一个角落。铅笔们安静地躺了几个月,麻烦却找上了门。

      4月初,法院送达一张传票,徐虎一看,下巴差点掉到地上。他所销售的中华铅笔被指假货,商标权所有者老凤祥股份有限公司起诉其侵犯商标专用权,要求索赔2万元。徐虎注意到,找他打官司的不是老凤祥的人,而是经授权的广州一家律师事务所。

      卖几毛钱的小铅笔,却要做冤大头,徐虎实在想不通。“我一个小老板,从正规的批发商进货,哪会分辨货的真假呢?”徐虎拿进货单找到批发商,但批发商拒不承认。

      7月份,徐虎到市中级人民法院与对方进行庭前调解。无独有偶,有五六个文具店老板也因卖假中华铅笔成了被告,法院通知其前来一并调解。

      徐虎由此认识了长安镇上角村南路的文具店老板王青(化名)。王青同样遭到2万元的索赔,但与徐虎相比,王青的遭遇更加坎坷。

      王青有两家文具店,一共吃到3个官司,其中两个是中华铅笔案,一个是上海牌复写纸案。王青算了一笔账:两个店卖的中华铅笔共900多盒,一盒卖5元,扣去成本赚1200多元,但要赔5万元。“最离谱的是复写纸,一年才卖5本,卖得10元,却要我赔2万元。”王青说,因这一系列官司赔了5万多元,“一年的打工钱还不够赔,我还找他们商量分期赔,每个月还5000元,要到明年2月份才能还清。”

      徐虎说,据他所知,东莞至少有数十家文具店,都因侵犯商标权,被人告索赔,一家两三万元,加起来达上百万元。

      文具店老板们分析,不管是“中华铅笔”还是“上海复写纸”,都不是商标所有权人告,而是授权给律师事务所。

      徐虎回忆说,案件调解时,对手都是有备而来的律师,有理有据,他们根本招架不住。“一方面,自己确有把柄在人家手里。另一方面自己不懂法,也请不起律师。”徐虎说,通过这次官司得到的唯一收获,就是上了一堂法律课。

      “为什么两三万元的赔偿数额是个普遍行价?”王青一语道破天机,所有权人要拿一定费用,还有律师费、公证费等,所以谈判时很难将金额谈得下来。

      文具店老板们认为,这些人以维权的名义,实为经济利益而来,最终导致文具店经营举步维艰,这样的告法已经明显变味。
      起诉权被层层转包

      实际上,在受理上述知识产权纠纷案件过程中,市中院对其中的非正常现象,已经注意到了。

      市中院民三庭(知识产权庭)负责人透露,市第一人民法院从今年4月1日起,开始受理在东莞市范围内不属于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纠纷,不涉及驰名商标认定,争议金额不满人民币200万元及对社会影响不大的一审知识产权民事纠纷案件。截至11月24日,我市两级法院共受理一审知识产权案件839宗(其中中院受理406宗),较去年全年678宗增加23.75%。

      对于日益增加的知识产权纠纷,几个类型案件值得关注。该负责人说,一类是文具品牌起诉文具店;另一类是版权公司起诉网吧未经授权播放影视作品;另外,医药企业起诉药品零售店等案件也开始出现。

      针对上述系列案件,上述负责人称其有共同点。一是大面积起诉,批量地告;二是原告不起诉文具的批发商、生产商,直接起诉供应链中实力最小的零售店;网吧侵权案也一样,不起诉提供盗版的平台提供商,直接起诉网吧;医药企业也是直接起诉药品零售店。

      但上述系列案也有各自典型性。该负责人说:“网吧侵权案,起诉者并非著作权本人,而是著作权人将起诉权打包,卖给律师事务所。比如,珠三角的侵权网吧,可以成片打包叫卖,双方签订协议,打赢了官司,著作权人按协议收钱。”

      这位负责人还透露,初步掌握,一些律师事务所接单后,又将起诉权转卖给下家,有时下家又转卖给下下家,期望从中坐收差价。如此一来,案子经层层转包之后,维权的成本大大提高,最后一手提出的索赔价格往往很高,导致调解时价钱谈不下来。
      “我们发现,起诉者办理手续时都有授权委托书,但在审理过程中,这些人有时一问三不知,根本不像是案件经办人,而是去找上一手的人,甚至是上一手还要找上上一手经办者。另外,有些案件通过几次转让后,法官直接可从材料上看得出来。”该负责人说,但对层层转包的利益分配和协议,法官是看不到的,也无从知道。

      案件为何出现转包,被告为何均是处于链条末端的文具店和网吧?该负责人分析,不排除权利人对社会上侵权行为的维权顾及不过来,同时维权也有成本风险,因此采用“转权”的方式,授权律师事务所或他人维权。“根源还是受利益驱动,无论是文具批发商、生产商,还是网吧的影视平台提供商,数量都远远少于街头的文具店、网吧。告大户得不了多少赔偿,而对数量众多的文具店、网吧成批地告,索赔数额加起来就很多了。”

      现在,文具店老板们成了惊弓之鸟,而东莞的众多网吧老板们也很头疼。

      因网吧播放盗版电影、电视剧,影视娱乐内容提供商——北京网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网尚公司)南方片区总经理郑九洲向记者透露,经过取证,此前他们向东莞574家网吧发出反盗“告知函”,目前已将其中120家告上法庭,“还有400多家,打算在明年再告”。

      郑九洲说,这些网吧,每家索赔的数额在3万元左右。“我们也看网吧的态度,主动和解的好说,被动和解的就要多赔一些。经法院调解,一些网吧和我们达成了和解。”

      此外,网乐、伯乐雷马等内容提供商,也拍马杀到,纷纷起诉侵权的东莞网吧。由此,数量达1000多家东莞网吧,在刚刚经历“微软告东莞网吧案”后,再遇“大面积起诉”的严峻考验。

      “欧美大片刚在影院上线几天,网吧里盗版横飞。我们公司购买正版版权,付出了大量的成本,却收不回来,这样的恶循环,整个文化产业怎么能站起来呢?”郑九洲如是说。

      网尚公司起诉东莞的网吧,采取的是“三三制”维权模式。就是三方联合,把版权拥有者、律师以及有志于打击盗版的个人或企业联合起来。通过反盗版获得的罚金收益,在除去成本之后,网尚公司、合作伙伴、律师分别获取收益的三分之一。这种维权模式,奥秘在于批量取证、批量诉讼,专业化分工,靠规模化维权来降低成本、增加收入。“网吧虽然是最无辜的,但他们又不得不告网吧,因为网吧有侵权的实际行为。”郑九洲说。

      对此,有网吧老板认为,网尚公司等的“降低成本、增加收入”维权行为,有可能导致案件层层转包,借维权赚钱,这对网吧十分不公平。

      “我们不承认转包的事情存在,我们更希望能与平台商坐下来,探讨有可能合作的方式,而没有必要让网吧承担那么多的诉讼。”郑九洲回应说。

      依法保护与“适度保护”

      一方是提出维权到底,一方认为借维权发财。面对争议,市中院近期也对上述系列案件,转变了新的裁判思路:对知识产权既要依法保护,又要适度保护。

      市中院民三庭负责人说,因网吧播放一部电影,或者是在一个网吧里同时播放多部电影,而令网吧承担几万元的赔偿,是不切实际的。而文具品牌大量起诉小商店案,对象多为经济实力不强的小商店,一年营业额也不过几万元,却因为销售几支铅笔、一些纸张而被追要数万元的赔偿。这一索赔金额对于小店主而言,是不小的压力。

      “我们现在已经根据网吧的盈利情况、著作权转让的价格以及维权的成本综合考虑,将判决赔偿金额予以降低。同样,对于文具店、士多店和药店的赔偿金额,也会根据实际情况,作出合理降低。”该负责人说,这样做目的有两个:一是不让权利人层层转包的行为蔓延,消灭所谓的维权获利的高期望,同时保留一定的打击力度;对于恶意、故意侵权行为,要严厉打击,对于非故意侵权行为,要做出适当的赔偿,但必须建立在承担者可承受范围内,起到警示教育作用即可。“如果不能遏制上述现象,我们还考虑进一步调整判决赔偿金额标准。”

      上述系列案,该谁来承担责任的问题,该负责人也作出了回答,并提醒广大网吧、文具店等老板如何正确应对。

      首先是网吧侵权系列案,虽然网吧在该类案件中也有一定责任,但如果网吧与电影、电视剧的平台商签署了“确保所提供产品来源合法”等责任条款后,相关侵权责任的主要承担者,应该是平台提供商,而非网吧。对于这类案件,法院在审理中也将建议起诉方将平台供应商加入到起诉对象中。

      对于文具品牌大量起诉小商店系列案,受限于客观条件,让商店老板对所有商品都检查是否盗版不现实。但老板要多留心眼,所进货品来自有营业执照、有商誉的批发商,并且保管好票据。如果这些手续完整,且小店并没有明知是假货仍予以销售的主观故意,那么即使被起诉,也只需承担停止销售仿冒产品的责任,无需赔偿。

      对这一新的裁判思路,东莞理工学院政法学院法学教研室主任郑玉敏说,面对日益增多的知识产权纠纷案,法院提出处理好依法保护与适度保护的关系,既把准了案件实际情况,也考虑到了保护公共秩序、社会公德和公众健康的原则,这对全国其他地方审理类似案件,提供了借鉴样本。

      郑玉敏分析说,知识产权纠纷的赔偿依据,是围绕着权利人的损失,或者是侵权者的获益,以及维权成本等因素考虑的。转包之下产生所谓的维权成本,转嫁到实力弱的文具店、网吧身上,这与保护知识产权法律精神相违背。

      郑玉敏建议,对于网吧行业的版权纠纷,其根本的解决途径,还在于规范经营模式,使用合法电影电视剧来源。而理想的模式,就是组成行业联盟,以行业对行业进行谈判,约定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体系。

      市中院民三庭负责人则希望通过媒体呼吁与网吧签订提供影视剧的平台商在网吧被起诉时要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一方面要规范自己的经营行为,确保提供有合法来源电影、电视剧;另一方面要主动应诉及承担赔偿责任。否则,法院将适时通报这些不诚信的商人。也同时呼吁维权当事人及其代理人,不要随便扩大维权成本。

      “知识产权保护坚持依法与适度是我国知识产权司法裁判原则。”该负责人还表示,上述主张与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造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并不冲突,对于假冒伪劣商品制造者、批发商和知情零售商,对于故意侵犯知识产权行为,要坚决依法严厉打击,依法判决侵权者承担最金高额的赔偿,强力保护知识产权,保障企业创新。(记者李金健,通讯员王创辉、黄洁)

     


标题:
电话: * 只对本站律师显示

问题:
你所提交的问题以及律师回复显示在法律咨询栏内。
林建平律师法律咨询热线:15888811185

站内搜索
访问统计